山西 吉林 遼寧 陜西 甘肅 青海 山東 福建 浙江 黑龍江 河南 湖北 湖南 江西 江蘇 臺灣 安徽 廣東 海南 四川 貴州 云南 北京 天津 上海 內蒙古 重慶 新疆 寧夏 廣西 西藏 香港 澳門
通知公告:
您現在的位置:首頁 > 新聞動態 > 金華籍“浙江工匠”陳新華獲得我國非遺和工藝美術行業的

金華籍“浙江工匠”陳新華獲得我國非遺和工藝美術行業的兩大最高榮譽

大志所向:名師啟蒙 緣定瓷生

 

 

陳新華,1955年生于浙江金華?,F高級工藝美術師,中國工藝美術大師,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產“婺州窯傳統燒造技藝”代表性傳承人,陳新華婺州窯陶瓷藝術館館長。1973年,陳新華先生進入金華古方陶瓷廠,同年,陳新華先生等6人作為金華古方陶瓷廠培養對象,去往龍泉陶瓷廠學藝,有幸拜得徐朝興先生為師。陳新華先生在龍泉陶瓷廠實習六個月完畢后,過了一年,他被工廠送到了浙江美院,學習一年雕塑。1977年,陳新華先生再進浙江美院,成為一名工農兵大學生,學習陶瓷美術。

徐朝興先生是帶他進入陶瓷之門的啟蒙恩師,而浙江美院的專業學習又為他藝術審美、素養的積累奠定了基礎,使他成功地將理論與實踐合而為一。懷揣著敬業之心,從設計部主任、副廠長一直干到了廠長。他在工廠期間設計的作品多次參加省市、華東地區和全國的展覽并獲獎。藝術的禾苗茁壯成長,直至有一天,他遇見了婺州窯,為日后的“石破天驚”之境埋下伏筆。

 

 

如今,我們說起婺州窯,大多數人都不會陌生。婺州窯是歷史名窯,按唐時茶圣陸羽在《茶經》中所排名次:“碗,越州上,鼎州次,婺州次,岳州次……”婺州窯名列全國第三。作為我國六大青瓷窯系之一,它創燒于東漢,六朝發展,唐宋鼎盛,曾在金華這片土地上傳燒數千年,其起源甚至可以追溯至萬年前的“上山文化”時期。

然而,從元末明初開始,婺州窯因種種原因而走向衰落,制作工藝近乎失傳。有著悠久歷史和輝煌成就的婺州古窯還能不能在今天重新燃起,歷史留給了人們一個巨大的問號。

機緣巧合的是,當2003年金華市收藏家協會舉辦首屆婺州瓷文化研討會,大件的、堆塑的、青釉的……婺州窯陳列在案、工藝精美的幾百件婺州窯文物第一次同時出現在世人面前時,陳新華先生既興奮又感慨:“婺州窯文化如此博大精深,我是專業學陶瓷的,這么珍貴的遺產不能讓它丟了,我要恢復婺州窯!”

大師之路:不忘初心砥礪前行

《荀子》有言:“騏驥一躍,不能十步;駑馬十駕,功在不舍。鍥而舍之,朽木不折;鍥而不舍,金石可鏤。”大凡卓越成就的取得,在天賦和機緣以外,更離不開持之以恒的堅韌精神。

陳新華大師身體力行,2004年創辦金華婺州窯陶瓷研究所,廣納優秀陶瓷工藝人才和收藏愛好者,整理、研究、恢復、傳承、創新發展婺州窯陶瓷文化。歷經十載,2013年,建立婺州窯博物館,讓更多的人了解和認識婺州窯傳統文化。2014年“婺州窯陶瓷燒制技藝”列入國家級第四批非物質文化保護遺產名錄,他本人被列入浙江省非物質文化遺產“婺州窯燒制技藝”代表性傳承人。2016年陳新華作為“中國·婺窯非遺小鎮規劃”的牽頭人,在婺城區雅畈鎮漢灶村古窯口附近落地此項目,在推進非遺技藝保護性傳承的同時,實現傳承性保護。2017年5月,中國·婺州窯博物館建成開放……期間,著有并出版《傳統婺州窯工藝技術的研究》《古婺遺韻》《婺州窯的衰落社會歷史文化原因分析》《婺州窯工藝與鑒賞》等著作。

一路耕耘,一路發展,一路砥礪前行。從70年代入行以來,一點一滴、日復一日、夜以繼日地癡守著婺州窯,使婺州窯從星星之火若隱若現到熊熊薪火重燃,直至陶瓷燒制技藝入選國遺名錄;并使婺州窯上了央視,長達半個小時的紀錄片向全國人民展示了婺州窯的傳奇魅力。對于陳新華大師來說,這就像親手撫養孩子長大一般,所有的輝煌皆是用畢生心血澆灌而來的。

 

 

去年5月,在中國·婺州窯博物館舉辦的“中國婺州窯傳承與發展研討會”上,陳新華先生的尊師徐朝興大師(中國工藝美術大師、人類非遺龍泉青瓷代表性傳承人)在與全國知名專家學者座談,回憶起當年往事時,曾動情地說道:“龍泉窯和婺州窯的充滿緣分,我與陳新華亦師亦友,更是有緣人,他是我的第一批學生。從認識到現在已有44年了,我看著他一步一個腳印走過來,先是在古方陶瓷廠學習,后又到美院深造,他與婺州窯有著一番機緣巧合,而且擁有超乎常人的勤奮、能干、踏實……更多的是對事業的執著與堅守。”

的確,陳新華大師能夠取得今日的成就,在名師諄諄教導的基礎上,還在于他始終保持著赤誠的初心。“老祖宗留下的寶貝,我們要把它發揚光大,讓更多人了解并接受婺州窯。”這是陳新華大師鏗鏘有力的藝術初心,更是他日夜不忘的畢生追求。

世上萬事萬物,大抵無捷徑可走,大師之路,也正是如此,須一步又一步、從未止步地走出來的。

 

 

大國工匠:卌載芳華鑄就本真

在陶瓷藝術業界,陳新華大師被譽為“金獎專業戶”?;赝哌^四十余載的藝術旅途,陳新華大師堅持以收集整理、研究傳承、創新發展婺州窯陶瓷文化事業為己任,創作設計的作品秉承傳統、融合古今,采用繁復的紋飾,手法多變,將跳刀、刻花、堆花,流釉等技法盡情施展,游刃有余。此外,他還以雕刻結合火石紅, 器型工整、端莊、飽滿,比例和諧,創造出新的婺州窯裝飾方法,給陶瓷界帶來了一股清新之風。據不完全統計,他的作品曾獲國家級金獎12個,省級金獎18個,國家級、省級特等獎各1個……

以上種種殊榮,倘說“榮譽等身”,自然也不為過。更何況,每獲得一項令人珍視的榮譽背后,都有著令常人難以想象的付出。全神貫注絲絲雕琢,只是為了追求超乎精致而趨于完美的藝術表現,甚至要保持一個姿勢十數個小時,汗水早已濕透全身而分毫難擾匠心……這些,只是歲月流淌灌注藝術心田的一道渺小縮影。歲月的在額頭上留下了道道痕跡,正如大師在陶胚上運用傳統技法刻下的縷縷花紋,隨著流霞的時光而愈顯深刻,透射出的精神內涵和藝術品質仿佛蘊含無窮魅力的華光,一見傾心而鐫刻心間,久久閃耀。

 

 

去年年底,在中國工藝美術大師侯選人的現場考核中,我們再次見到了這樣的場景。時值寒冬時節,為便于施展,陳新華大師僅著一襲薄衫進行著造型、修坯、刻花……時間一長,站在一旁觀看的人盡管身上都穿了厚厚的御寒冬衣,但一陣陣寒風吹來,都不禁顫抖,也為大師擔憂,同時,也為大師的敬業精神和精湛技藝所感染,沒有人舍得離開。

晚飯時間到了,在徒弟的催促下,他才停了下來,頓時,他才覺得寒意陣陣,洗完手,趕緊穿上衣服。飯間,一杯驅寒酒下去,他的精氣神又重新上來,精神抖撒的脫下外套,系上圍裙又大干起來了。第二天,陳大師受寒發燒,五天不退……

然而,每當與他談起榮耀的獲得,或是艱辛的付出,陳新華大師總是泰然自若、云淡風輕。原來,這位“華泥居士”所鐘情和享受的,只是從泥土的瀝練到藝術品誕生的過程,如此純粹,不念其他!

 

 

不禁令人感喟:大師之所以成為大師,在于能夠放下過去的榮譽,只攜著崇高的藝術本能而輕裝前行,方能尋求到華滋彌遠的藝術本真。正是本著這樣的藝術本真,陳新華大師本能地心系著婺州窯的傳承與發展,踐行著歷史和文化的責任與擔當。“藝術道路上,沒有最好,只有更好。”他悉心培養著徒弟們,總是以言傳身教地讓領悟藝術的真諦。如今,徒弟們也是個個不俗,因為他們身邊有著最好的榜樣。

?
特区七星彩